mooool摄影师访谈录 | ZOOM琢墨建筑摄影


 

 

ZOOM琢墨建筑摄影

杨磊,ZOOM琢墨建筑摄影创始人。在甲级建筑设计院做了十年的设计,在外资品质地产做了七年的甲方,一名真正的资深行业工作者,几乎实现了众多设计界从业者内心理想的职业规划,但他却在2018年的春天辞职,正式成为了全职建筑摄影师。是什么让他选择投向摄影的怀抱,和mooool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ZOOM琢墨建筑摄影创始人杨磊

 

专访内容:

Q:是什么契机让您开始了摄影拍摄工作?

A:十年前,我还在设计院做设计,院里每年都要请一个香港的摄影师来拍照。那个摄影师比较出名,有一年因为档期和费用的问题摄影师不能来,院里临时决定让我去拍。于是,我一边百度“如何拍建筑”,一边借了朋友的相机和镜头,就这么跌跌撞撞的上路了。

Q:您有十七年的设计行业从业经历,为何最终选择成为全职的建筑摄影师?

A:其实这是个很自然的结果。每个人在每个阶段对自己的认知和定位是不同的,当你在一个行业浸淫太久,经历了多个项目的完整过程,再做下去就只是不断的重复。不断的重复很容易让人疲劳,这是人的本性。我想我应该在感到疲劳的时候去寻找新的兴趣点,不断激发自己的潜能,这样整个人生才会处于一个不断快速上升的曲线之上。

 

▼工作室部分项目展示(点击阅读更多)

 

Q:多年做设计和甲方的经历对您的拍摄有什么指导意义吗?

A:可以说没有这些经历就没有今天的我。对于摄影,我其实一直是个天赋论者。但是建筑(也包含景观和室内)摄影,相对于风光、人像摄影又增加了不小的行业壁垒,只有天赋也是不够的。设计师的经历,让我可以从设计角度理解项目设计的逻辑、空间关系等等;地产设计管理者的经历,让我能够从更加理性的角度理解项目的前世今生,从项目定位、产品研发、物资采购、施工落地、竣工验收、客户交付、售后管养全生命周期去看待一个项目,具有更高的认知维度。也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在和客户的交往中,更容易建立双方互信,甚至有的关系好的客户会把正在设计的方案或者施工现场的照片发给我,让我帮他们发现问题、查缺补漏。

 

▼苏州中航樾园-Z+T STUDIO(点击阅读更多)

 

Q:十七年的工作经历中有十年您在兼职拍摄项目,这段重合的经历对您当时的工作状态产生了那些影响?(有点类似于萧泽厚提到的”一边用电,一边充电”的进修方式)

A:互相效力,互相成全!
1、在设计师阶段,因为摄影我预见到竣工后的效果,我更乐于去挑战有难度的项目和接受繁琐细致的工作,也因此得到了集团第一个超高层项目的设计机会;
2、在甲方阶段,摄影为我打开了一排窗户。
每一次拍摄都是一次深度的从方案文本到现场的项目考察,既能看到优点也能在对比中发现问题。我在和现场甲方的沟通中,也会主动了解项目设计和实施中的一些具体问题,而这些经验也帮助我在甲方的工作中更好的服务。与此同时,公司领导也发现到我的这个特点,让我更多的参与到公司规划、建筑、景观、室内的工作中,并从中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在此要特别感谢我的前东家,一家低调的来自坡县的品质地产公司。

 

宜昌磨基山公园-SWA (点击阅读更多)

我喜欢人文化的景观摄影,追求生动的现场记录,每当拍到有趣的画面,自己都能开心好久。比如拍到这只吓尿的柯基。


Q:能否和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团队?

A:琢墨目前有个十人的小团队,是个充满朝气的年轻人组合。成员有境外大牌设计公司曾经的设计师、动漫公司曾经的后期组长、最小的是正在读研的学生,虽然团队还很年轻,不过大家都很有热情和创意,也是琢墨能到今天的动力源泉。

Q:您认为您的摄影风格是怎样的?有什么样的特质?

A:不断变化的风格大概就是我的风格。我一直不想给我的拍摄贴上某个标签,因为面对千变万化的项目,一成不变的风格往往会成为桎梏枷锁。如果一定要说出一点的话,光影变幻和人文情怀是我一直不变的追求。

 

北京万科观承别墅·大家-三研堂(点击阅读更多)

万科这个项目完成度很高,拍摄的时候可以很入戏。

夜景是中式项目拍摄的重中之重,自然的天光和人工的灯光重塑一个全新的现场。

 

Q:你们拍摄流程大致是怎样的?从筹备到交付,完成整个工作大概耗费多长时间?

A:流程:阅读设计资料→沟通拍摄意向→现场拍摄→摄影师粗选+提供后期意向照片→确定后期风格→后期精修。
不考虑天气情况,完成上述的全过程一般要2周以上时间。当然也有2-3天完成的加急项目,我们一般不推荐。

Q:您认为拍摄时是否该做到客观的反映实际景象?如何面对设计的不足之处?

A:我们拍摄的每一个像素都是真实的,反映的自然也是真实的景象。不过,我们可以利用镜头的语言去转述现场,规避掉设计或者实施过程中的瑕疵,突出项目的优点和特点。毕竟这些照片是要给读者带来积极和有用的信息,我们又不是法医:)

 

上海朗诗藏峰-BELT COLLINS(点击阅读更多)

 

Q:作为资深摄影师,可否向我们普及一下摄影师对自己拍摄的照片拥有哪些权利?客户又拥有哪些权利?

A:法律这部分我也不是很懂,国内对摄影师的权利也有很多的误解和争议,我就把百度上搜到的内容转述下吧。按照国际惯例(英美及大陆法系国家)和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末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即摄影师拥有照片的著作权(含使用权、获得报酬权)以及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客户拥有使用权。

Q:您如何看待国内景观摄影这一新兴行业?

A:您也提到了这是个新兴行业,所以现阶段的景观摄影市场是很不成熟的。这不光是包含摄影师,也包括客户。举例说明,有些摄影师是在用拍建筑的手法去拍景观,也有一些客户的审美需要提高……不过相信随着市场的充分竞争,大浪淘沙,这个行业会越来越规范和成熟。

 

苏州绿都姑苏雅集-朱育帆+三研堂(点击阅读更多)

张家港旭辉吴越府 WUYUE MANSION-DDON(点击阅读更多)  

 

随机提问:

Q:现在无人机航拍受到管制,是否影响到您的工作进程?

A:影响非常大!无论是项目总图式鸟瞰还是低空的局部斜角度拍摄都是景观摄影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市政项目,如果没有航拍就几乎无法开展工作。在此也呼吁有关部门能批准正常合理的禁区解禁申请,满足群众合法飞行的需求。

Q:最近一次的旅行地点是哪里?旅行是否能给您的拍摄带来一些灵感启发?

A:最近一次旅行目的地是武汉。关于旅行带来的启发,这个问题让我想起印度导演 Tarsem Singh那段经典言论。我想说,作为对视觉非常敏感的摄影师,在每一次旅行中看到的城市风貌、特色建筑、本地植物还有吃到的当地美食等等都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我的拍摄。

 

拍摄于西藏林芝(点击阅读更多)

▼拍摄于日本大阪(点击阅读更多)

 

Q:听说您是强迫症患者,构图不居中会死星人,这个法则会影响到你拍景观项目的方式吗?

A:哈哈,这是个夸张和自嘲的说法,不能直译理解,只是表达我拍摄的时候会比较认真。比如在很多时候,我为了让构图更加严谨和工整,会去对齐地面石材的分缝或者远处某个水景的喷泉。

Q:您认为拍摄景观项目与拍摄建筑有什么不同?构图上是否会随意一些?

A:不论是建筑摄影还是景观摄影,构图都不是随意的,都要遵循一定的逻辑,其差别相当于鲁菜和淮扬菜之间的差别。我的经验是(一般情况下)场面越大、拍摄主题越不明显越难拍(这个“主题”可以是很多,就不展开说了)。只是相对建筑摄影,景观摄影因其非封闭性,设计元素的种类、数量的多样性,构图会更加多样和丰富。

Q:现在有很多项目游学考察活动,是否会被邀请去跟拍记录?

A:我有被邀请和参加过,不过因为档期等原因也错过好多次学习的机会。今年枫叶季我会去日本参加一个为期8天的游学,大家可以期待我的游记分享,也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琢墨建筑摄影”,届时每天都会有考察照片的推送。

 

日本考察-大阪GRAND FRONT-Tadao Ando(点击阅读更多)

 

Q:为什么会起“琢墨”这个拗口难写的名字?

A:工作室创立的时候是只有英文名字的,叫做“ZOOM”。说到这里,设计院的朋友会马上会心一笑,这不就是CAD最最常用的命令么?果然是画图狗出身;同时,器材党也会秒懂,zoom是变焦镜头的英文。我想说的是,在不同的zoom下,空间会呈现神奇和有趣的变化,空间也是可以zoom的。
琢墨就是ZOOM的音译。琢者,源于古文“玉不琢不成器”,代表ZOOM的工匠精神;墨是个很神奇的字,也是国画唯一的颜料,通过或浓或淡的变化就能完成一个完整的创作。ZOOM就是要以镜头为笔,光影为墨来描绘美好画面。最后,“琢墨”这个词是个新造词组,撞脸率极低,记得当时只有深圳一家理发店和我重名。比较难写难记,ZOOM这里赔个不是了。

 

更多 Read more about:ZOOM琢墨建筑摄影


Loading收藏

0条评论